关于天使报喜

圣诞节,我在PJ一教堂里观赏由教徒们呈现的弥撒舞台剧,演至圣母感悟受胎的情节时,所有灯光皆瞬间熄灭,独留一盏聚焦灯,打在扮演圣母的演员身上,然后上帝的声音才从舞台背后出现,告知圣母她已被挑选为怀孕圣子的消息。这是典型的舞台表演形式之一。我向来图像思维居先,这一幕剧情,不免让我首先浮现经典祭坛画天使报喜(Annunciation)的影子来,然后心中即产生疑问:这个消息,不是该由天使来负责报告的么?

天使报喜这个题材,在中世纪的祭坛画中出现得非常频繁,是那时候画家们的必考题之一,考的是,你怎么诠释天使与圣母的互动,以及发生的场景?在我看过的同类型作品中,惟十五世纪佛罗伦萨画家安吉利柯(Fra Angelico)所画的天使报喜,最让我印象深刻,并且过目难忘。在安吉利柯笔下,圣母的表情生动,造型凝炼,总体形象端庄清新,非常好看;而天使的视觉表现也总结得很好,简单中见细节,不繁琐。而更珍贵的是,整幅画的构图比例处理得十分理想,符合黄金比例规格,利于彰显主题,淡化枝节;同时色彩对比的控制也很均衡,恰到好处。因此我觉得,该时期的其他同题材作品,皆难出其右。

Annunciation, Fra Angelico



直到后来十六世纪奇人达芬奇(Leonardo Da Vinci)的重新诠释,则使我多生了一个心头好。达芬奇的好处,在于他成功结合了科学与人文智慧,来使这幅天使报喜更具形式上的完美。说清楚些,就是达芬奇的版本,展现了超前精准的空间计算,他画的圣母与天使,比从前更符合人体骨骼与肌肉比例;他所处理的场景,则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透视感,色彩的处理也具有近深远浅的空气感。总结来说,达芬奇版本的天使报喜,是雅致的极限范品,是人类智慧到达另一层次的象征。

Annunciation, Leonardo Da Vinci


而最叫我无从形容起的,则非十六世纪西班牙画家格列柯(El Greco)的版本莫属。天使报喜这题材,他画过不下十副,产量惊人。格列柯的画风很奇特,他喜好将人体比例拉长至十头身以上,并且经常弃用常规色绘制圣像画,反爱选用黑色当主导色,并且常在画中背景添加大量沉甸甸的乌云,使主题变得沉重。莫非有在暗喻天有不测之风云,世事往往难预料的意思?

Annunciation, El Greco

雕塑版的天使报喜,则很难省略掉多纳泰罗的浮雕作品,他创作的报喜天使形象,可说基本上确定了往后画家的创作脉络。


Annunciation, Donatello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