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是在warm up



速写canai的色彩。

======







速写Caravaggio的感觉

======






速写毒村的村民

======

北京回来后,终于才要开始,
纷纷扰扰,碰碰撞撞,就拖了我年多的时间。
是好事么?
谁叫我那时候在伦敦跟chai说:我希望生活过得慢一点;
大概上帝偷偷听到了我的心声。

那会儿还说要给儿子取名叫颜徐(慢慢的意思),
Chai冷冷回答:你去徐徐(尿尿的意思)吧你!
不确定,毕竟记忆是不靠谱的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