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画的姿态(二)







在写生课里画速写,速写学生写生,他们写静物的生,我写动物的生。

对比上回,这回的手感显然顺畅多了,多亏常跟mamak里的友族和外劳们打交道,所以记忆仓库里收编了许多坐姿档案,随时可以拿出来用,镶嵌在即场练习中。

我总想:躯干里不外就是一条脊椎柱,一个肋骨架,一个骨盆,两块肩胛骨,为何放在不同人身上,硬是可构建出百态来?是意识形态使然么?

人就是复杂的动物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