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作就跟生孩子一样




我的画,是越画越大了。这大创作,高六尺,宽二十尺,想了就来劲。

工作来到最后阶段了,所以这半个月,我得日夜地操了。前段工作铺陈得很久:画草图、订作画框、绷画布、上褐色调子、找资料、找场景、找模特儿、重新推翻、再找模特儿,找场景、画黑白稿、反复修改、定稿、打格子线,按比例放大人物和场景,上钛白,画色彩稿等等等,每一步骤,看来都沉闷无比。好在我的好处是沉得住气。

终于,前戏做完,高潮总得到来的。

也跟娘们生孩子一样,现在是慢慢将孩子从腹里推出来,见收成果的时刻。它最后会是怎样的呢?气色好不好,四肢是否健全?最重要的:它有多像我?

跟蔡国强先生形容的一样啊,创作也算是可以自己来的性爱心想,我是不是快变成雌雄同体的动物了,先是自慰,然后自己受孕,最后自己分娩。完了还把它卖掉,残忍到暴。

大概旁人看了于心不忍,特别是老妈和姑姑阿姨类的人物,每回老家一趟,都要推销各门亲事上来,幸好这几年乾坤大挪移练得还不错,见招拆招,随时脚底抹了油便溜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