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1.10

速写外劳




先说说这地方,就在学林书局那一排,店的前方有个卖电话卡的,下次经过不妨来试试,因为,他卖的roti nan和puri真的味道好,你看外劳们那么络绎不绝地,像潮水般卷浪而来就不难猜测出,这厨师的手艺要不就是做出家乡的味道,要不就是弄出妈妈的味道来了。

我常觉得速写群像有个吊诡的地方,那就是空间里的互动其实是不存在的,虽然共处于同一空间里,但每个人物的动作都有着时间上的差异。以这张速写为例,边吃黄姜饭边说话的莫哈末前面坐着的,可能是两个小时前在这空间晃荡过的三苏丁,也许当时他正在喝可乐,心里想着他的斯里兰卡。

但是如果你不认真去考究的话,这种假象,其实根本无所谓,因为餐馆里的人,本来就是你吃你的,我想我的,正常得很。除了餐馆,舞会、redbox greenbox歌唱大赛等各种群体聚会,都经常是同床异梦的好范例。

有没有可能做出一张互动性十足,甲扣乙,乙扣丙,丙扣丁……最后扣回甲的这样一张群体画呢?

有。列宾(Ilya Repin)的〈查波罗什人写信给苏丹王〉就是这样的极品。然而欧美艺术世界由来不太肯让苏联的写实油画埋堆,这点使我觉得欧美艺术界也未免太小气了。



斯里兰卡外劳


孟加拉外劳

最后这仁兄,我才画他,他就去洗手去了。他发现后,洗手完毕即坐回原位让我画,没十秒钟,他又对我说:I don't have much rest time, i have to go!说完就走了。

29.1.10

速写背影

手感逐渐返家中,下笔趋向纯熟,于是将难度推高一级:想做到从背影看表情。所以,有了以下一些小成果。试验后,精神超亢奋,画得很high,。













最后,画了这位印裔仁兄,而他帮我买单。

感恩。

24.1.10

我只是在warm up



速写canai的色彩。

======







速写Caravaggio的感觉

======






速写毒村的村民

======

北京回来后,终于才要开始,
纷纷扰扰,碰碰撞撞,就拖了我年多的时间。
是好事么?
谁叫我那时候在伦敦跟chai说:我希望生活过得慢一点;
大概上帝偷偷听到了我的心声。

那会儿还说要给儿子取名叫颜徐(慢慢的意思),
Chai冷冷回答:你去徐徐(尿尿的意思)吧你!
不确定,毕竟记忆是不靠谱的。

22.1.10

速写茶餐室


有拿着秤子,很有压迫感的厨师;


有很像意大利人的印裔收银员;


有等了很久,终于等到被画的茶餐室伙计;


有以为我是街头画家,要跟我买画的外劳;


有愤愤难平的两条水;


有带上两儿女在old town做功课的妈妈……或许是姐姐;


还有点来纯粹被画的。

14.1.10

速写阿嬤


“你甲我打电话叫阮老爸老母来,叫伊人取我回家。”

我可怜的阿嬤。

10.1.10

可怜的孩子

为何占尽好处,仍然恼羞成怒?

a) 清楚道理不在自己身上;
b) 隐约觉得权力即将消失;
c) 愤怒发泄有效驱走恐惧。

可怜的孩子。
祈愿他们早日走出心中恐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Virgin and Child,Desiderio Da Settignano

8.1.10

今日事

仔细阅读元旦以来的国内新闻,还是不难持续发现番薯国内,小题大作,大题小作的胡闹逻辑,一直在发生。对于这个政府,我已经拒绝承认它是政府了,它充其量只是个集团而已,没别的。

‘阿拉’事件明明是个可以让这个集团展现机会教育的时刻,走向他们声称实现开明回教国的远景,它却选择纵容并且放大闭塞者的跋扈心理;普缇尚未正式就赵明福案件作出供词,就已招受反贪会举报的恐吓手段,使得人家害怕来马出庭了,也使得这案件再三展延,使水落石出一日,遥遥无期。这是小题大作的惯性思维。

飞机引擎失窃早在一年前举报,却等至一年后才正式行动,然而最终才只提控两只小蚂蚁,则充分体现出这集团向来大题小作的问责体制与心态。至于问责嘛,我们延伸开来,还是可以继续追问赵明福案件该如何被公平审判、蒙古女郎命案究竟是审判完毕了么、巴生自贸区丑案到底何时揪出大鸟……而最终,这个集团还是会:大题小作的选择性忽视。

真一个害怕失去既定利益的混蛋集团。各位,要想终止这种混蛋逻辑,记得珍惜手上贵重到爆的一票。

(下午补:短短一天内发生了四起教堂纵火事件,希望在未酿成更大悲剧以前,国阵政府做出反省,挽救大局。)

======

明日下午四时,我们一众五人(Buden, Poodien, Gan, Cat & Khuzairi ,winners of MEA Award)将在House of Matahati有个分享会,互相分享上个月在印尼日惹双年展的所见所闻,会上也将播放一些不错的录影,有兴趣者可以到这个网址了解详情。



6.1.10

关于天使报喜

圣诞节,我在PJ一教堂里观赏由教徒们呈现的弥撒舞台剧,演至圣母感悟受胎的情节时,所有灯光皆瞬间熄灭,独留一盏聚焦灯,打在扮演圣母的演员身上,然后上帝的声音才从舞台背后出现,告知圣母她已被挑选为怀孕圣子的消息。这是典型的舞台表演形式之一。我向来图像思维居先,这一幕剧情,不免让我首先浮现经典祭坛画天使报喜(Annunciation)的影子来,然后心中即产生疑问:这个消息,不是该由天使来负责报告的么?

天使报喜这个题材,在中世纪的祭坛画中出现得非常频繁,是那时候画家们的必考题之一,考的是,你怎么诠释天使与圣母的互动,以及发生的场景?在我看过的同类型作品中,惟十五世纪佛罗伦萨画家安吉利柯(Fra Angelico)所画的天使报喜,最让我印象深刻,并且过目难忘。在安吉利柯笔下,圣母的表情生动,造型凝炼,总体形象端庄清新,非常好看;而天使的视觉表现也总结得很好,简单中见细节,不繁琐。而更珍贵的是,整幅画的构图比例处理得十分理想,符合黄金比例规格,利于彰显主题,淡化枝节;同时色彩对比的控制也很均衡,恰到好处。因此我觉得,该时期的其他同题材作品,皆难出其右。

Annunciation, Fra Angelico



直到后来十六世纪奇人达芬奇(Leonardo Da Vinci)的重新诠释,则使我多生了一个心头好。达芬奇的好处,在于他成功结合了科学与人文智慧,来使这幅天使报喜更具形式上的完美。说清楚些,就是达芬奇的版本,展现了超前精准的空间计算,他画的圣母与天使,比从前更符合人体骨骼与肌肉比例;他所处理的场景,则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透视感,色彩的处理也具有近深远浅的空气感。总结来说,达芬奇版本的天使报喜,是雅致的极限范品,是人类智慧到达另一层次的象征。

Annunciation, Leonardo Da Vinci


而最叫我无从形容起的,则非十六世纪西班牙画家格列柯(El Greco)的版本莫属。天使报喜这题材,他画过不下十副,产量惊人。格列柯的画风很奇特,他喜好将人体比例拉长至十头身以上,并且经常弃用常规色绘制圣像画,反爱选用黑色当主导色,并且常在画中背景添加大量沉甸甸的乌云,使主题变得沉重。莫非有在暗喻天有不测之风云,世事往往难预料的意思?

Annunciation, El Greco

雕塑版的天使报喜,则很难省略掉多纳泰罗的浮雕作品,他创作的报喜天使形象,可说基本上确定了往后画家的创作脉络。


Annunciation, Donatello

1.1.10

元旦碎语


新的一年里,本来应该欢愉的心情首先被糖和面包起价的消息糟蹋了一半,另一半,则被咱们总警长的一番话给剥夺掉。

被询及警员贪污的事的时候,这家伙说:“要完全消滅(警员贪污)是不可能的事,只要有人的存在就會有罪案,除非我們全部成為天使,因為天使不會犯錯。”此外,他还说,他知道民眾普遍並不完全相信他的說詞,有時為之動怒,因為行賄的是公眾,投訴的也是公眾,而只要沒有行賄的一方,就不會有貪污事情發生。最后他则发表对治安败坏的看法:“我經常自個兒出外,沒人護衛,我去巴剎也是一個人走路去,這國家是安全的,覺得不安全只是一個看法,報紙的渲染也是原因,政治人物常把不安全掛在嘴邊是另一原因。”(个人认为,这种说词很黑道)

这,就是咱国家——马来西亚——的总警长对警员的廉洁操守和治安问题所持有的乐观态度。何谓民生痛苦,看得出,他并没有真正了解,去巴剎而遭撅夺的案件,相信只要他愿意了解,相信为数不少。而他却把自己的安全,当成是国家治安指数高低的指标探测器,这不叫荒谬,叫什么?而关于警员贪污的事,据他的高见,原来祸根还是来自于百姓。

好吧,撅夺案,是百姓带昂贵的手提包所致;强奸案,也是百姓穿着性感所致;贪污案,还是百姓行贿所致。咱们不妨就用总警长的逻辑和角度来看马国今日之沦落,马国政府之所以变得滥权,形同废柴,就是百姓太懒惰,而且太宽容太软弱,不懂得如何生气所致。

大家明白了么,要怎样的政府,就要知道怎么表态,怎么选择。

======

今日星洲的副刊,有值得阅读的主题报导:“吃素救地球”,它帮我更了解了少吃肉的好处。个人吃素,促进个人健康,集体吃素,可直接帮助解决地球暖化,以及日后资源短缺的问题。想想,今日全球肉食餐馆及连锁店泛滥的实例,究竟每年需要多少动物被杀戮?需要砍伐多少森林,开发多少农场,或养殖场,才能满足食肉人类的私欲?

在社会认同之下,许多人,包括文化人,也同样犯了类似问题,食材越吃越高级,口味越吃越精致,专攻稀有动物的各种内脏或器官,却往往省略背后需付出多少昂贵的自然社会成本,才能造就这种口腹之欲。

我总向往从前那种过年过节才让食物丰盛一些的饮食态度。何必餐餐无肉不欢,对不对?

从今日起,别动不动就吃汉堡包、鸡肉饭、鸭肉饭、牛肉饭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