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.2.10

速写等待

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。



马大医院里等待的人潮


等待得睡去的pak cik


拿了号码,等待医生的召唤


等得不耐烦的小可爱


MBSA里,忍耐着悠闲员工的效率的人


等待打包的人儿


突然发现,等待的族群中,我最该速写的是那些塞车塞得不耐烦的马来西亚人,那样的脸孔,是我在马国看到最狰狞的脸孔,就算是白领上班女士也是一副想杀人的样。

18.2.10

关于《艋舺》



《艋舺》是一部很成功的商业片。它成功地在范围内把艺术成分推到一种高度,成功地结合了韩风(尤其是朴赞郁老男孩式的影像魅力)和台风(海角七号的地域人文风情及九降风式的青春挽歌),结果,它也成功地在票房成绩上大大地开出一朵花来。

然而,在我看来,《艋舺》主要折射的并不是艋舺,也不是黑帮,更不是爱情,而是钮承泽对青春依依不舍的浪漫情怀,这是电影的中心轴,以后,才是兄弟间友谊与对立的身份纠结。在这点上,让我自然就想起《美国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》类似的人物关系来,同样也是那种从街头打混中养成的兄弟情谊,最后却被迫在利益冲突中做抉择的矛盾描写。帮助我更确立这点的是陈珊妮的配乐。

贯穿《艋舺》整部电影的主旋律——Brotherhood——这一安排,对比《美国往事》里的主旋律——Childhood Memories的设计,很有点致敬的味道。依此旋律延伸,陈珊妮找来了阮经天合唱一首主题曲,叫Once,听起来有种百老汇式的怀旧气氛,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的那种怀旧感,如出一辙。

不过,这也可能是我一厢情愿的错觉所致。非旨在怀疑陈珊妮的原创能力,陈珊妮对音乐的品味终究是很棒的,要不,我也不会听了一下午还在听。我以为,是陈珊妮的触觉完整了钮承泽在《艋舺》里的浪漫想象。整张专辑里,我最爱的,是张悬《我想你要走了》。

最后想补充的是,这部电影让我对阮经天改观了很多,抹掉了在我脑里边他老演软趴趴偶像剧的印象。他的表演,让我想起香港的古天乐,大陆的刘烨来,一种非常实净、干练的个性。

看完《艋舺》,我觉得,台湾电影确实生猛起来了。

15.2.10

速写团圆

除夕以来,团圆之际,不忘保持练习。我老随手带着速写本子,这方便我随时画速写、找乐子,除了帮我找到一些构图的方法、领悟运动的规律等以外,速写还经常让我脑筋迸出好些古灵精怪的点子,当下即可随时记下,以便引爆创作能量来。

当然,在速写本子这blog里我只分享即场速写,创作稿我都藏在自家仓库里,待日后灵感枯竭时再随取随用,自给自足,不剽窃,不求人,身子挺拔得很。

画小孩困难极了,主要他们老动,无时无刻不在动,但他们动态再变,情绪也没多大差别;老人则相反,行动缓慢,容易捕捉,可只要有些许肢体变化,情绪则可变得很不一样。当然,这只是我自身的体会而已,毕竟每人体验不可能一样。


沉迷PSP的小伙子


终惹来更沉迷PSP的大伙子


被我强硬摁住的小家伙

小伙子里的大姐头,PSP她没兴趣,却极爱facebook里的游戏


大年初一俺家阿公


除夕夜终于回家团聚的阿嬤

14.2.10

大年初一

作为资深菲迷,第二首复出之歌,更打动我了。




不过稍嫌它保守了点。我依旧期待她能唱自己写的歌,像歌词只有二十二个字的《浮躁》就很好,尤其那句‘一切都好,只缺烦恼’,真是天才之作。天才的作品不必多,亦无损流传力度。

菲式作品,我买帐的很。

姜文也是一天才。《New York I love You》里他那短片就很令人难忘,唯这短片京气十足,哪有纽约气(虽然我还没去纽约)?然而,整体效果还是很令我激赏的,对话的互动简洁有力,有个性,表演起来拉扯得有劲。色调上,不缺他那阳光灿烂的橘色。尤其满意小偷搭讪俏妞说出花房姑娘的英文歌词这安排,幽默极了。

姜式风格,我也买帐。



新春愉快,各位。

4.2.10

闭塞分析法(二)


番薯国没什么多,原来很多的石油也卖得差不多了,唯一还能骄傲的就是番薯多,而且不闭塞不栽培,不蛮横不收货。

听其言、观其行,闭塞者除了语言杂乱无章,欠缺理性思考,表现出来的典型姿态便是爱危言耸听,不时出言恐吓,期盼草民们吓破了胆,丢弃本该茁壮起来的自由意志,成为怯儒的听话者,随时作出百分百配合。

闭塞者最擅长散播族群仇恨,而且一般只选择向黄毛小子布道,因此,劝话的对象,经常停留在民智未开的无知者。噢,真是越年轻,越容易成为他的良朋知己啊!你看那些政党都成立了青年团,就不难察觉出闭塞番薯们的至高本领,惟善用权力和歪理唆使出一群黄毛小子,成为自己的护身马甲,如此而已。师傅出口,孩儿出手,焚烧宗教场所,即是番薯们最latest的achievement。

可是小番薯们最难控制,毕竟原来开通的思路已遭闭塞,所以随时会脱线,语出惊人,做出倒米的行为。图中的小番薯即为一例,耳朵只愿单方面接受老番薯的谗言,眼珠子也选择看不见历史的真迹,惟口里却滔滔不绝口出秽语,终惹来神憎鬼怨,丢掉饭碗。

而最最吊诡的情况还是:闭塞者认为自己最爱国。最爱国的邱博士是一例,《十月围城》里的晚清官员阎孝国也是一例。





3.2.10

画画的姿态(二)







在写生课里画速写,速写学生写生,他们写静物的生,我写动物的生。

对比上回,这回的手感显然顺畅多了,多亏常跟mamak里的友族和外劳们打交道,所以记忆仓库里收编了许多坐姿档案,随时可以拿出来用,镶嵌在即场练习中。

我总想:躯干里不外就是一条脊椎柱,一个肋骨架,一个骨盆,两块肩胛骨,为何放在不同人身上,硬是可构建出百态来?是意识形态使然么?

人就是复杂的动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