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愛容易相守難

‘My dad and his woman’,2011














仍是小不点时,经常眺望墙上父母那幅黑白结婚照,看一对殷切笑容,挂在一身笔挺打扮之上,虽然年纪小小如我,也能察觉那尺幅之景难以掩盖的幸福感,肯定比过节时才能吃一回肉香还幸福几分。

便问:你那时候也在现场感受了吗,哥?
答:蠢蛋,那时还没出生哪!
亏:哦,蠢蛋那时还没出生。

然而这是孩童闹的笑话。虽然如此,这事在今天看来,变得很稀松平常的了——再婚的例子何其多。又或者,单亲妈妈终于想通了,找到合适的归宿后,便双双步入爱情的殿堂里,接受爱情的勋章,做孩子的,当然能在场做一见证的。看,这是一个人人都能以幸福之名,而自由做出各种抉择的年代,即使婚嫁情况如是,包括自由离婚,也重要。其中,更重要的是‘自由’,这两个字,大家都买帐。媒妁之言的质感,已经随着老照片而一并氧化变色了。

相守多难啊,对于现代人来说,所以只取相爱好了。惟相守对于上一代人,却又显得那么轻松,就像呼吸一样自然。轻松?但反经历过,谁愿意相信这个鬼话,少了容忍、包容、牺牲、信任、坚持等品德,曾经守住的爱窝,面对季节性的风雨一再来袭时,怎不随时轰然坍塌?

在轻易说再见的磁场氛围里,我家二老就要携手相守五十载了。这五十载,我有幸在檐下避风躲雨三十余年,健全成长。既为见证人之一,在技艺趋向成熟的今天,我用了我擅长的表达方式,凝聚那相守的心意和气质于纸上,做为礼物。

双亲节快乐!


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