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畫就像是某種荒誕的惡習



A little Indian girl, 2011

















‘畫畫是一個關於如何令人感到驚奇的問題’
‘畫畫就像著了魔,像是某種荒誕的惡習,某種迷信行為’
--恩佐.古契(Enzo Cucchi)

最近迷戀‘寫’這個詞。腦裡頭不外那幾個關鍵詞:‘六法’裡的‘骨法用筆’、‘傳移摹寫’,及顧愷之說的‘以形寫神’。但要付諸這理念在畫面上,夠難的,所以經常畫個半小時,我就得喘上十分鐘的氣。一整天下來,頭昏腦脹之余,還得睡兩個午覺,把精神力給補回來。

唉,恩佐說得對,我便是染上了畫畫這惡習。我試著抽離,假想我鄰居怎麼看我:果然,這傢伙似乎熱衷進行某種迷信行為,要不怎麼一個人天天在畫前,光著臂膀,不發一言,從早折騰到晚。難以理解。

但-我-喜-歡

是甚麼信念支撐著這種行為呢?我試著跟自己對話。

不-知-道

對話結束。

+++

這個月參與的兩個聯展,除‘老爸和他的女人’,其餘都是舊作了。有空的話,不妨過去瞧瞧。















Bapak
19 June ~ 3 July, 2011
MOMA Fine Arts Gallery
No. 14, Jalan 31/70A


Desa Sri Hartamas
50480 Kuala Lumpur, Malaysia
















Pulp Friction(Going Across The Grain)
6 June ~ 1 July, 2011
Galeri Chandan
15, Jalan Gelenggang, Bukit Damansara


Kuala Lumpur, Malaysia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