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想

跟中国人谈合作是很吃力的,因为他们不喜欢谈细节,觉得那绑手绑脚,所以喜欢无边无际的谈。
那出了问题怎么办?
‘怎么会出问题呢?’一句话搪塞过来‘我们这儿从来就是随时拿到货了马上就出,说那么多干嘛?’所以说话反复无常,提的价格浮动非常大,大起大落让人感觉坐云霄飞车。如此情况之下,还能脸不红耳不赤地说:我是谁,我王九帅,把信誉看得比生命还重!

===

三年对我而言真是一个极限,然后就想着换环境了。我不明白同房学弟怎么办到,雕塑系本科念了五年,如今还想进修一年油画。

===

他有严重的自闭症,害怕跟陌生人接触,所以迟迟不敢到社会实践,最大的快乐是躲在房间喝咖啡对着电脑。中学和学院都没毕业,马来文和英文基本不会,他该何去何从?我说下苦功一步一步实践,扩散人际关系,他说每到一个新的环境他都想重新开始,最后总无疾而终,然后如果以后有钱他最想开餐厅。是的,在厨房里,他最能找回他的自信。

===

他说关心环保,想保护小动物和弱势团体,可是在家里从来不搞卫生。我每周总要收拾一次,有天他说觉得内疚,结果请我吃饭了事。在他眼中,我是个咄咄逼人的强势,而他是个善良的弱势,常常我们对话不到几句,他总要以高位置的眼光对我冷笑,说:可能吧,不知道。

===

我很想画他,把内心状态画出来,可又怕伤了他的心。其实我也自闭,害怕跟他沟通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