懦弱


商业社会带来的资源消费模式,致使资源短缺的现象日益严重,加上地球人口已臻七十亿之数,如何平均摊分资源,共享福利,该是未来最考验各国政府的课题。这也是联合国一直以来都处理得不好的课题。

早前的系列占领首都活动,已显示底层人民要求社会重新洗牌,拟定更公平社会策略的愿望。另外,外来竞争者分薄市场资源,也产生出一定的群众怨恨来。‘黄祸’、‘蝗虫论’、‘双非’、‘排华’等各种关键词只要上网一搜索,便可出来百万结果,诉述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排外事件。

稍具条件的人,自然可以免于资源争夺战的血雨腥风,但因外来者加入竞争而逐渐失势的底层人民,可能是最先发作的一群。于是,种族歧视便像比目鱼似的,安然躲在庞大的社会控诉这条大鱼之下,随时机游窜出来。这些排外事件,各有堂皇名称:以宗教之名、以净化国族之名、以平衡族群福利之名、以肤色排行之名等等。

当然少不了族群优越感。排外者可能心想:后来者凭什么可以居上?凭什么我拿得比你少?为什么体制不对我族更公平些?

但族群优越感再强,也难以促成蛮横的行为。

内心懦弱才会。

越懦弱,越害怕失势,则越热衷拉拢人进来,使出的手段也越猛烈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