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黃衣的自畫像

'Self portrait with yellow shirt(after Balthus)', 2011

Studies
Color studies
E-invite

'Thérèse dreaming', Balthus
近作一張,畫的自畫像,並穿上黃衣湊熱鬧。為什麼一片愛國的顏色?我也不知道。可能這算是2011年的總結吧,2011是這個社會集體最愛國的一年,平日不怎麼唱國歌,七月九日那天卻有五萬人在街上自發地唱國歌。這張自畫像也算是mamak檔系列的總結。

這幅畫參與了由The F Klub主辦的一個聯展15號開的幕,展至3月3日為止。

構思畫面的時候,想起偶像的畫來,於是便做了這麼一張畫。前年向過偶像德加(Degas)致敬,這回則向偶像巴爾蒂斯(Balthus)致敬。又一個離群索居的畫家,法國人,晚年跟日本太太定居瑞士,專注畫一個又一個的少女裸體,揭露人類內心隱密的一面。

Thérèse Dreaming’是我最喜歡的畫之一,整體構成無懈可擊,氣氛詭異,非常引人遐想。畫裡少女的姿勢經常在我腦裡盤旋不去,總於此刻發酵,和那詭異的心思連體而出。

想的是,網絡時代的人格問題:面子書前,穿黃衣/穿黑衣,約定這個快閃活動,敲定那個捍衛行動,前一分鐘炒熱不公不義之事,後一分鐘分享生活瑣事、私密情事,時刻積極爭取關注點,在後人看來,這個時代的人,究竟會被歸類為怎麼樣的一種人格?

這是一個極具撻伐之能事的時代,撻伐時刻暗湧各處。秒殺的資訊時代,究竟帶來了什麼樣的一種思考模式?而我們在裡頭發的夢,又是什麼?


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