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朋自遠方來














去年此時,馬文思來馬國自助游,我跟她在吉隆坡會合時,曾帶她到Bangsar吃印度咖哩飯,後又到了吧生嘆福建麵和炒lala,十分過癮。而我那久違的北京腔,才終於盼來了它的子期。

一年後,梅子帶著她新婚老公渡蜜月來了。吉隆坡是首站,為此我抽空了一天的工作,來當個稱職的地陪,從早到晚,被烈阳晒得红彤彤,却也累得十分愉快。

但我可能不太體貼,盡記掛著帶北京人吃香喝辣的,整天下來,都一直點些酸辣風味的葷菜讓人嘗,結果讓倆人吃得直喝冰水。這也許跟酷熱天氣也有關係。後來,那一整盤馬來風光,倆人吃了一口就宣佈放棄,而都讓我一人磕光了,冤枉。

好在白咖啡和煎堆讓倆人贊不絕口,扳回一城。

這樣就又一年過去了,真冤枉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