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画像的展览

‘Self Portrait’, Pastel on paper, 2006

‘Self Portrait’, Pencil on paper, 2007



















据说认识自己是件很难的事情,我也很愿意相信这种说法,不过画自己并不容易 ’—— 梵高



从北京弄回来了一本书,叫《艺术家的自画像》,是方秀云女士写的一本书,新星出版社出版。

里头介绍了二十位西方艺术家的各阶段自画像,图文并茂解释了各人背后的美学理念,挺有趣的。对于艺术家的自画像,方秀云女士在自序中说道:‘这些艺术家都在努力证明自己的存在与不平凡,他们用图像来描绘自己的生命,经常一不小心就陷入水仙花般的自恋‘。

她还说,’他们有的扮演先知的角色语言了未来,有的用自制扩音器做美学的、精神的、政治的、文化的、宗教的宣扬,有的不得志倾吐心中的郁闷,有的揭露对生活的态度和体会,有的说出自个儿的丰功伟业,有的却展现普渡众生的雄心,不论哪一种,最让我感动的还是看见20位艺术天才的叛逆、创意、幽默、热情与执着,他们都未浪费过一丁点的青春,所谓的不平凡,也就在此‘。

可见在如何看待自己这课题上,各个艺术家自有算计,为了实现自我,谁不绞尽脑汁后摆出独门秘方?

巧的是,回国后的第一个联展内容,正是对准画家的自画像。前段时间奔波于学院交流的事,没能将脑里那些关乎实现自我的内容付诸画面上,只好送了两张几年前在北京读研时的自画素描过去,一凑热闹。

这两张素描,谈不上实现自我这一说,只在单纯记录那两年的当下状态。

2006年的春天不是读书天,为筹备年底的欧洲自助行旅费,费尽心思接单子,所以每每磕上两碗饭后,尽在绘制《小英的故事》、《科幻世界》插图,顾不上锻炼身子,自然体态丰腴。某个午后,心血来潮,记录了自己红润饱满的仰角面容。事后让胡老师看画,胡老师却只顾着谈论中国油画前景如何如何,中国式黄脸孔那样那样,最后只在临去前丢下一句‘你没那么胖吧?’,此画就一直被冷落在速写本子里。今次再看,夹杂些历史情感,倒酿出了些青春怀旧味道来。

2007年初的自画像,则是自助行回来,调整了几天的时差,经过反复昏睡,终在某个午觉彻后底醒来,为了当下特别清醒、清新的状态而画的。那趟在欧洲境内的连月暴走旅程,有效地消耗了好些脂肪,也为三十岁的脸上削出些智慧线来。所以,这张素描是对岁月贼子提出某些疑问的结晶,也是《我和我自己Me and Myself》的前身。

感激收藏我这些状态的人。



"Face"
Metro Fine Art Gallery
Ground Floor, Legend Hotel, 100 Jalan Putra, 50350 Kuala Lumpur
4 December 2010 ~ end of month
Mondays to Fridays 11.30am - 5pm
Saturdays 11am - 4pm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