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周二三事


1.
前几晚出席了botak的新书——《冷眼横眉》——的推介礼。该晚也是座谈会,曰《政客烂?选民憨?》,潘永强先生、陈亚才先生和botak(叶子麟先生)三人联合主讲。

说起书,这大概是一本最贴近民情/民怨的书了,书里的每篇文章,既符合‘肚懒系列’的走向,又准确表达华裔百姓的百般怒火,篇篇辛辣,字字带劲,矛头,当然对准番薯国无能官员。但我觉得遗憾的是,《冷眼横眉》最初的‘流浪日记’没能收录其中,那才是教我篇篇追踪的系列,感情充沛,且写实。这些情感,是最初点燃我创作系列《身份的焦虑》的火苗。

说起讲座,潘先生则给了大家一记棒喝:当今的民主选举制度,给了选民一种错觉,让大家真以为自己是老板来了。在他的观点中,民主选举仍是一种小撮人玩的政治游戏,根本不能达到选贤与能的目标。在他心里,惟有通过社会运动,才能达到百姓换政府的心愿。

说起社会运动,我只担心,到底我们推崇安逸的马来西亚人有多热情,会积极参与这件事?特别是华裔?在诸多法令的夹持下,这股热情会持续烧多久?

从是晚出席讲座的人看来,绝大部分都是中年人,而且我相信是长期吃闷亏的中年人。但社会运动只有中年人生气,是不够的。


2.
朋友频临失恋,打电话来诉苦。身为最佳倾听人,惟有劝她想清楚。不是想清楚要不要挽救这段感情,而是想清楚要不要继续下去。

跟这个国家一样,凡事扯上宗教因素,即可没完没了,剪不断,理还乱,倒不如阳关道和独木桥各自挑着走。

在分手时刻才提出宗教因素当藉口,真的孬,相爱的时候为何不提?


3.
忙学院的事,忙画画,忙找模特儿。

这次找来漂亮的年轻舞蹈员当画里的人物。过去专挑平实人物来画,希望贴近生活的味道,不让主角美於画面。同时也为省钱,画自己不用掏钱,画朋友或学生,请吃顿饭即可了事。这次则是掏钱请的模特儿。

心 - 如 - 刀 - 割

不过,也有好处,至少够专业。尤其是练舞蹈出身的,形象靓丽,体量感极佳。

惟有如此想,才睡得着。


Ballerina, 2010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