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人一个











都说我是个懒人,你看我那么经常鼓励着你偷懒,就不难发觉了。

周日原来只跟老友铭相约到奇香喝早茶即回家,剧终却以直落到夜晚十一点bangsar吃roti后做收场,你就知道我还多么纵欲无度,不衡量轻重了。

话说新国老友铨原来已回马国,于是老友铭在早晨时分点心刚刚被仨人吞入肠胃之际,即拨电问候,谁知在大伙儿起哄之下,守不住的孩子气终于反弹,遂接着一起踏入suria klcc看陈可辛《投名状》去。

回来几个月后正式出外逛街的不经意观察结果是:原来大商场上和高级mamak的友族人士已在逐渐扩张,我才渐觉华族力量势单力薄得很。

冥冥的机遇安排真得很奇妙,有时候脑里寻思的课题,往往周围环境即刻能提供解答,或暗示。譬如说,我一直想到新国后是否约老友出来叙旧,结果他与未婚妻马上出现于雪隆范围内,并给予买车票协助。

又譬如说,在去往观影途中,我和老友侃侃而谈权力如何让人恋栈并迷失,谈A领导人如何从满怀改革理想转而向现实妥协,结果其后《投名状》里即清楚演绎此类人的内心交战与孤独,及无可奈何,让人观后顿对生活热情减半。

无奈的是,此刻我想深入再谈,但深入本身却想脱肛而出。是的,昨天吃喝得太多了,是放任的一天,也是难为肠胃的一天。

年底,真叫人无法不偷闲。




*买了周六十一点到新国的长途车票了,选择的是konsortium集团的长途服务,因为佳节,因为加车,所以车票竟然是50大洋!btw,这个周末见!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