絮语

显然时间不眷顾亦不怜惜我,所以我八点半才回到家回到房间喝着白开水敲这篇文章。而坐三奔四的我,看起来也不失为可爱极的青年人,所以也说可爱又真挚的话语,絮絮叨叨地说。

学院假期正式展开,虽得以四周休战不横溅口水,我却已快步投入下一学期的课程准备--准备误人更甚。刚啃完David Hornung的《Color》,我亦同时开始咀嚼Simon Jennings《Artist's Color Manual》了,如此辛勤耕耘,如此不自量力地同时间老贼赛跑,只为不辜负投以信任的青春眼神,他们那么热切地寄望着啊。

可是Herbert Read的《The meaning of Art》怎么办?Adolf Hildebrand的《造型艺术中的形式问题》亦乖巧侧卧桌上,深-情-向-我-凝-视,而我又能如何?

如同赶画的每个早晨落地玻璃窗外的那只小黄猫,费尽心思摆弄各种狐媚姿势,以求青睐,惜我不懂猫语无法与其分享造型艺术中的姿势问题,因为实在摆得不像俺家内人,所以已然婉转拒绝。

问题是,书本于我尤胜于猫,它就那么普通平实一躺,我就忍不住想靠近将其外衣扒开,贪婪窥视其内在完肤。

看,不知不觉已经10:08了,我不得不快快画个感叹号说:!我得继续念书了!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