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:陶杰<风车之谜>







看了《色,戒》。

众多《色,戒》观后感中,除了最爱诗婷这篇<爱就是别问为什么> http://stoop73.spaces.live.com/blog/cns!237AD75AE6E183AC!3513.entry以外,陶杰的<风车之谜>,也值得一看。




苹果日报 陶杰2007-12-15 黄金冒险号 风车之谜

《色,戒》的最后场面:珠宝店行刺事败,女主角登上三轮车。车夫开着车,绕一个圈子,女主角说要回家。三轮车边系着风车,遇到警察封路,王佳芝拿出氰化钾丸,心里在想什么?这场戏,将会成为华语电影百年最令人怀念的场面。为什么呢?因为含蓄而神秘,引起无穷的猜测,就像蒙娜莉萨的微笑:画中人在想什么,那一泛微笑是什么情感。没有笔墨言诠,作者离开人世,蒙娜莉萨的微笑,成为千古之谜。不要那么崇洋,只承认蒙娜莉萨是经典,《色,戒》最后的三轮车之旅,不正是华语电影里的蒙娜莉萨吗?车头的纸风车、巡警的吆喝、路人的闲谈、车上人的一脸桃花,其中不知是欣然赴死的坚毅,还是看破放下的宽怀,还是已经神游物外,心情浮泛在一泓秋水之外,这场戏儒、佛、道三家的精神都像有一点点,还带一丝李商隐无题诗的艰涩:「扇裁月魄羞难掩,车走雷声语未通」,《色,戒》这一场,拍得很「隔」,隔,本来是创作的大忌,但导演是一等的高手,把一个「隔」字经营得凄艳欲绝。

《色,戒》的三轮车之旅,将会是华语电影中最Memorable的一幕,时代流芳,可以与《北非谍影》里雾夜机场送别的一章比美,一个「隔」,一个「不隔」,却又比《北非谍影》高明,这是《色,戒》堪称为一出奇片的地方,因为《北非谍影》的机场送别,女主角英格烈褒曼的心情,观众人人可以领会,是一种共识,但《色,戒》的王佳芝,在三轮车上想什么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。李商隐的作品也一样:「曾是寂寥金烬暗,断无消息石榴红」,是什么意思呢?不要寻根究底,问是什么意思,意思是大脑的职责;问这一句是什么意境好了,意境是一颗心的解读。《色,戒》这出戏是要用心眼来看的,不是凭大脑。在今天的物质信息时代,炒楼买股,言必「商机」和「效益」,影评只细数片中有几多场床戏,多少个搞笑点,观众不爱「冷场」,但《色,戒》的三轮车之旅,就是头号的冷场,怎会有人有品尝的耐性呢?今日的中国,不是一个鉴赏的时世,一颗心早已经日蚀了,剩下的全是酒色财气的感官。《色,戒》就用三场床戏以迎俗,王佳芝的三轮车之旅而成就大雅,但是在一个所谓中国市场,亿万眼睛只盯着床戏和钻戒。今天这一篇,对不起,如果你不耐烦,当做多余的话吧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