檳島放空行



2008年底,因公去了檳島一趟,順道請假在島上過了約十天,我稱之放空行。

所謂放空行,即將腦袋瓜里的各種雜事進行年終碎片整理,并一一清理掉平時攢積多時的無謂污垢,整理的同時,不需想些什么是重要的,什么是次要的,只需等待自己漸漸又成為一件空盈的容器,好在來年再進行巨量的信息裝載運動。

除了來年創作的資料收集,這次檳島行,我沒讓什么事先規劃好的踩點攻略催促我的腳步,左右我的行動。我心思很簡單,我只隨意跟著視覺而游走在文化遺產街上,讓自己回歸成純視覺動物,什么好看,步伐就跟上去。至于好看的定義,很是無序,人、景、物,彼此即可輪流當主角,也可做配角,隨意搭配、組合看看,再從這些有機的互動之間,慢慢搜尋能夠觸動自己感官的興奮點,找到好看的真諦。

無序,是一種既定秩序成形前的游離狀態,是一種憑嗅覺完事的搜索過程。它并非麻木、盲目地隨波逐流,它并非怎么都行、什么都可以;它先在無意義的流動之間展開漫長的搭訕,去測量特定空間里的關系——比例、距離、大小——然后依憑主體的情緒,伺機作出任性選擇。

無序,也是一種生機勃勃。是,生命在勃發前一點一點的張羅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