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早看见的笑话

今早在某报看见,新院一负责人对记者就学生退学的情况回答说:每年有五十到一百人退出学院是正常的;而新入学的学生只有三十人(招生目标是一百五十人)也不必担心,相信二月后高教文凭成绩公布后,情况会好起来。

天,凭什么这只鸵鸟那么乐观?(他大概没看过老谋子的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所以没汲取那种办教精神)

我怎么觉得目下这种情况下,很多学生将会陆续退学,或不想报名进去就读; 而那些教师们,十分不愿意像孙主任一样,天天得应付教学以外的人事纠纷,晕头转向,所以认真专业的师资宁愿选择相对较单纯、宁静的教学环境。

oh my god, 新院前景在持续的拉拉扯扯下,看起来,真一片灰茫茫的冷调子啊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