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现象看本质

何谓囫囵吞枣?

指的即是含糊地认识事物表象,迅速下个定论以后即不再进行事后观察与分析的这种思考模式。倘若真有个挑细节比赛,现实当中不乏能人,这本事就跟在地毯上捡毛发的逻辑一样简单,只要心细,耐心也有,那就办得到了。但愿意去探讨表层下怎么回事的人,则占少数。

画素描也是一般道理,表层化理解事物特征,也叫囫囵吞枣,长期囫囫囵囵,将来必当在创作上吃闭门羹。

我相信八个月的训练时间,便足以让学生掌握准确地再现自然的法门。在这段时间内,要磨学生的只是对形体方圆、比例大小的捕捉能力,以及对光线强弱转变的控制能力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,所以掌握该项特技以后也没必要暗自窃喜,日子还远得很。

一般上,学生都热衷这样地在画面上挑细节来磨,只抓形体的大致模样来经营明暗过渡。日子一久,就渐渐画不下去了,原因很简单,在于大家当起自己是人肉复印机来了。为了给大家一当头棒喝,我让大家做一个简单练习:根据一人外貌,推测他的头颅构造。结果可想而知,大家都做得不汤不水,即便那些素描画得特别好的学生,也觉得这练习够呛。

所以,做学问不能单靠模拟细节撑场。在达到可以自由驾驭视觉元素以前,先要练就从现象看本质的本领才行。

对表象特征进行实际架构的推敲,才有助于整体地认识事物的本质,且促进了解事物的发展规律。唯有通过由内至外、多层次地解构元素,才能练就重构自然的本领,同时提高造型能力——即想象能力挥发的基础。

这是素描训练的其中一个可行方向,负责任地说,它挺靠谱。

噢,千万别以为想象力即意味着抛弃素材,然后空白地塑造一种大伙儿没看见过的野兽,或飞船,才叫想象力;或者完全不依赖素材,完整地背诵出刚才看见过的图像密码,才叫想象力厉害,真有那种本事的话,应该去巡回表演,拿个健力士记录之类的才对,这离成功多近哪。

我认为,所谓想象力表现,是创作者根据潜意识里模糊的灵感,接而为自己的创作设定逻辑框架,并组织合乎自己意识需要的视觉元素,然后在其创作里重构心里的世界。西班牙巨匠达利(Salvador Dali)画下的潜意识异想世界,是一例。

如此看来,素描训练的难度,绝对因人而异。见花是花,见佛是佛,人心空白,素描只好空白。创作上空白无物,并不是缺少想象画的训练,而是认知空泛而至。

唉,对素描练习没更深一层去认识其意义的话,画下去也是白画。





======

近来的华社特别闹哄哄,以致抢了新年团圆气氛的镜。

原因来自于大家又玩起了挑脸部细节比赛(一直以来皆是),脸上多少雀斑、形状大小、明度深浅都愿意拼死做出比对,唇枪来往,好不热闹,却无人愿意探讨皮层下的框架是否歪了道。

有人说那是华社内耗。

华社好冤枉哪,它倒底需要承载多少奇奇怪怪的期待?与其讨论现象,不如也开始讨论讨论本质吧,而且倒底谁说了算,谁拥有话语权,谁拥有广泛的公信力?

这个华社,究竟包不包括、代不代表、接不接受完全失去母语能力,接受莎士比亚教育的香蕉一代?这个华社,在意的,除了捍卫母语教育运动,还主张些什么?

脑里占据的就这些,新年没办法快乐起来,报告完毕!
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