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寫的意義之二





mr. fly納悶,速寫是寫給別人看,還是自己看,這個問題好答,就好像人究竟為自己而活,或為別人而活如此類推的問題一樣好答。

沒有人能純為自己而活,或純為別人而活。人是群體動物,在群體里生活,即被人影響、也影響別人,在沒找出為誰而活之前,都在力求維持自己的存在,就好象一小方塊,在大平面里尋找自己的形狀比例大小,少了其它方塊貢獻邊緣線,根本不成形。由此推論,速寫也是一般道理,它即寫給自己看,也必須寫給別人看,意義才能成立,不過,它對自己的意義還是來得大些,因為它是日記,一種視覺日記。畢竟,你沒辦法唾罵自己的視覺經驗像塊屎。





不由想起那晚上一學兄問起純美術究竟何物,我答說關鍵在于創作意圖,純美創作基本上滿足創作者己身為先,罔顧買畫者私欲,屬于自爽活動之一。該學兄聽罷,脫口而出:那豈不等于自慰?!

哄堂。

想來,美術史上的熱衷自慰的畫者何其多,拈來就有倫勃朗、梵高、高更、塞尚等。這幫自爽者,天天不務正業、敗壞家產,為的不外乎不斷畫些具實驗性的作品,來滿足自己腦袋里那些無法付諸語言的破想法,而那些破畫,普遍缺乏現世價值,因為誰也沒看懂,所以,其尚在世之時,誰原意為其沾上精液的被褥買單,誰就是呆子。

可是這幫自慰之徒不識抬舉之余,同時偉大,因他們皆為后人創造出嶄新的視覺形式,推动艺术流派的进程。雖然,他們看起來痛苦、掙扎,但終究還是幸福的。他們的行為,并不圖現世價值兌現的形式、期限、多寡,而圖一種過日子的癮。

“幸福不是德行的報酬,而是德行自身”——斯賓諾莎如是說




侄兒仨老往我房間串門子,記錄下來過過癮。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