岂有此理

看,都说了这不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国家,连这帮人都学会了污桶那几套!这帮家伙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同胞起來,可谓都集体出动了,且非常巨细靡遗,还不余遗力!!

这帮站在教育高地上的家伙,究竟懂不懂得何为以德报怨,何为大爱?杨善勇先生说得非常贴切,只有热爱人才能惩戒人,这帮人,有资格惩戒人么?

该教育的时候他们诉诸律法;既已经交给律法处理了,他们又突然教育社会了起来,而且教得很细节,好像黄舒骏在歌唱比赛里挑剔歌手音节一样的仔细。

我都想起AL Pacino演的《The Scent of women闻香识女人》里,无耻的院长用校规威迫利诱查理招供他同伴的情节来了,可是查理毕竟有法兰中校啊,有办法让大家上了一堂宝贵的人生之课,好知道品德为何。

孙主任,您要挺住!我觉得您说的‘孩子’,就动人,就没问题,就好听得不丢人!而您,才是那懂得熱爱人的灵魂工程师!



延伸阅读: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