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写理发店

这是陪了我快三十年的理发店了,在仁嘉隆,我的故乡。

店主是‘单目的’,我们都习惯那么叫。真没礼貌。不过,他目睹了我们家兄弟的成长,我也是看着他家小孩慢慢长大的。肉麻也得说一句,这种感觉很窝心。‘单目的’的儿子是做与电脑相关的行业,在吉隆坡干得很好——从他自豪的语气里得知——所以他现在拥有了两间房屋,正准备在家乡再置产。‘单目的’说,仁嘉隆的孩子很敢闯,在外头都天不怕地不怕的。我笑着回答,可不是,很多都在外坡酒吧当人家的酒保呢。而且这村子里的孩子胆敢沾毒品的也多,要不也不被人叫毒村了。我想起我念中学的时候,仁嘉隆党还胆敢跑到巴生跟班达马兰党开拖的那些事来。

不过,仁嘉隆的孩子,真的都比较敢闯。对他们来说,未来没什么可担忧的。

周日的生意特别好,我等了一个钟头半,才到我的turn。反正我不急,所以也就慢慢地画些速写,并随意跟谁家的小屁孩聊聊天。

这小屁孩告诉我画应该怎么画:应该画山,还有云,然后下来就是屋子,还有小河。他还说他画了不少,很熟练了。听到这儿我心里就火了,要看见他的美术老师,我肯定得抽他几个耳光的。

最后他竟然称赞我画的还可以。真想抽他。


怕痒的小孩,得让老爸帮忙摁住

理发店外等待的仨
就右边这小屁孩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