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mb warming

三个月后,阿公的新家建好了。

这些日子,大多人都从悲伤里走出来了。也许还有一些,像二姑就不肯来,说不愿看见这地方,怕回家后睡不着;像阿嬤,到现在还问,窍啊真的走了吗?还有一些,正在顽强地和病魔抗争着,除了心疼,我只能为他们祷告。

大家边唠唠叨叨地说着很多家常事,边把该做的祭祀习俗都俐落地干了。人多真的好办事,该准备的都准备得妥妥当当了。只是有一点让我觉得不舒服:何必老让动物跟着受罪?人一高兴起来,就大鱼大肉;悲伤的时候,还是大鱼大肉。

这地方叫仙境山庄。真的像仙境啊,有云有雾,有凉亭有古松,还有松下‘外劳’,等待你问路。只是,想住在仙境,就要付出代价——地价贵得很。我阿公是投资天才,二十多年前就买了这块地,现在看来很划算。可是此处现在的地价,加上装修,算起来比活人住的还要贵,吓死人。吓死活人。

就算住得起,我将来也不愿花这个冤枉钱。

将来我铁定要树葬的。


Popular Posts